欢迎进入内蒙古大学创业学院(图书馆)官方网站!

文献推荐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服务 > 文献推荐 > 推荐

《她们》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1-03-18 浏览次数:1536次
字体大小: 关闭

  今天要推荐的这一本《她们》,是被很多人誉为在莫言之后,最有希望获得诺奖的作家阎连科老师的最新作品。他第一次把写作聚焦在女性群体身上,用十年的时间,写下了25个被时代忽略的女性。她们或许是年迈的母亲,又或许是渴望艺术却被埋藏在乡土中的女文青。

她们拥有或平凡或颠簸的岁月,在文末作者感慨, “为什么在我们的世情环境里,男人的善良常常是无能,女性的善良又常招来罪恶或者悲剧呢?”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定是越来越多的她们,一路披荆斩棘变成了我们,而如何找到镶满勇气的权杖?或许就从这本书的一个故事开始……

《她们》

阎连科

内容简介

  《她们》是阎连科十年圆梦之作!蓄力十年之后,他用呕心沥血的文字描绘了一方土地上不同女性的命运,窥见东方女性在上百年的历史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、如何过活,又是怎样变成了今天这般千姿百态的模样。


  书中包含他的母辈:母亲、姑姑们,同辈:姐姐、嫂子们的人生故事,以及他与孙女辈相处的生活故事。从她们生命的延宕与变迁的岁月中,我们可以窥探到身为女性的她们,不得不面临的人生困境,以及身为女性的她们自身所独有的光辉。

  女性被挟裹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里,开始了她们的人生和营生。车轮滚滚,人生如流……

作者简介

  阎连科,1958年出生于河南嵩县,1978年应征入伍,1979年开始写作,2004年转业。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、香港科技大学冼为坚中国文化客座教授。曾获第一、二届鲁迅文学奖及第三届老舍文学奖;入围2012年度法国费米娜文学奖短名单,2013、2016、2017年三次入围布克国际文学奖短名单和长名单;获得第十二届马来西亚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大奖、2014年卡夫卡国际文学奖、2015年日本推特文学奖、2016年第六届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“红楼梦奖”。


作品赏析

  曾经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提问——中国谁最有可能获得下一个诺贝尔文学奖?

  其中一个答案里里写道:“如果中国(包括港澳台地区)诞生下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,那必定是阎连科。”

  阎连科的名字早有耳闻,但却并没有读过他的作品。查阅资料才发现,作为中国当代作家,阎连科虽然成名较晚,但却已斩获了不少国内国外的文学大奖,在国内外都享有极高的声誉。

  而且,无论是中短篇小说还是长篇小说,阎连科都有不少佳作。比如讲述中国农村艾滋病问题的《丁庄梦》(据说出版三天就被禁),后被顾长卫改编成电影《最爱》;还有讲述拆迁问题的长篇著作《炸裂志》。

  2014年,阎连科获得了卡夫卡文学奖,这个奖项素来有“诺奖风向标”之称,是第一个获得此奖的中国籍作家,也是第二位获得此奖的亚洲作家(第一位是村上春树)。

  2020年,已62岁的阎连科推出了自己全新的作品——《她们》。和他之前那些写乡村的荒诞、夸张的“神实主义”作品不同,《她们》是一本非虚构的散文集,书写的是家族中的女性。

  十一年前,阎连科曾出版过一本名为《我与父辈》的散文集,写的是家族中的男性,包括他的父亲、叔伯和兄弟。当时,有编辑建议他也写一写家族中国的女性,他却犹豫了,硬着头皮没有写,“因为我不想把我家族中的女性写成父辈一样的人。”

一、只有了解女性,才能书写女性

  曾有人说,中国现当代的男性作家写不出好的女性形象,因为他们不了解女性。在他们的笔下,对女性的描写不外乎两种,一种是用强烈鲜明的字词来形容女性的容貌和身材,尤其是对年轻女性的身体充满了极致的想象;另一种则是刻板甚至古板的人设来描述女性,比如贤惠、忠贞、勤劳等。

  即使是不少优秀作品里,也充斥着各种对女性的刻板印象。在这些男性作家的笔下,女性大多数时候都只是一个工具,用来辅助男主角的成长,或是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。

  阎连科自己也曾说,在中国男性作家中,几乎是没有人能把女性写的很好。在他以往的小说中,女性往往都表现出一种“贤妻良母”式的自我奉献精神,她们只能听从男性的意志,以此来获得生存的权力。

  “我无法明白她们到底是因为女人才算做了人,还是因为之所以是着人,也才是了如此这般的女人。”

  为了解答这个疑惑,阎连科花了十年时间,去了解她们。直到有一天,他终于觉得找到了书写她们的路径和方法, 于是,很快便有了这本《她们》。


二、 被默认的“女性的一生”

  在《她们》中,阎连科用简洁朴实又充满深情的语言,回忆了一个又一个“她们”的故事。她们有的是他的亲人,母亲、姑婶、姐姐、嫂子;有的是曾和他相亲的女子,还有一些是乡野间流传的不同寻常的同乡女性的故事。

  阎连科“写她们哭,写她们笑,写她们的沉默和疯狂,写她们的隐忍和醒悟。写她们在这一端哭哭笑笑时,另一端的哪儿会有哭笑、颤抖和舞蹈”,在他的笔下,这些女性,或朴实善良,或勤劳隐忍,她们有的终身被传统束缚在家庭里,有的勇于挑战世俗追求独立。而她们,即使在女性意识已逐渐崛起的今天,仍然是属于失语的人,更别提在几十年前的中原农村。

  老一辈女性大多是如此过一生:女孩不必读太多书,只需学会做家务;成家后,既要像男人一样工作,还要照顾孩子和家务;年老时,还要帮子女减轻负担,照顾孙辈。

  没有人问过,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她们所喜欢的。因为,几乎整个社会环境和我们的文化传统都认为,女性的一生就应该这样过。

三、 “第三性”:不得不“女变男”的女性

  波伏娃在《第二性》中指出,“女人不是先天的,而是后天形成的”,这“第二性”指的是后天的政治和社会加诸于女性身上的“责任与规范”。阎连科在《她们》中,提出了一个“第三性”的说法,“是在两性——男性和女性之中和之外的女性的——‘第三性’。”

  “第三性”说的是“女性之他性”,即后天的文化、环境、历史加诸于她们身上的必须有的“男人性”的第三性——女性作为“社会劳动者”身上的他性之存在。这种“第三性”,可以简单地概括为“女性身心共存的他性的男人气”,是由生活、文化、秉性和环境尤其是时代、国家和意识形态所赋予女性的与生俱来的身体上的男人气。

  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,“妇女能顶半边天”的口号曾使无数的女性从厨房、小院和屋里解放出来,或多或少也改变了人们对女性的看法和认知。


  然而,这句话实际上是有它的时代背景的,它仅限于在劳动场域,比如田间地头、车间工地。在劳动场域之外,女性并没有真正的自由与平等,没有真正尊重女性的权利与人格。

  在这种“男人气”的影响下,女性既要承担身为女人所“应该”承担的一切,比如生儿育女、操持家务,同时还需在一定程度上承担和“男人”相同的责任和义务。在农村,她们需要和男人一样承担耕种、施肥等农活,进入城市后,则需要作为“劳动力”、把自己“女变男”地同男人在劳动场域承担无差别的劳动义务与责任。

  书中提到,阎连科的母亲在回忆“大跃进”时修建水库的场景,总是一脸严肃地说:“那时候不把妇女也不当妇女看”,这样一句简单的话,却道出了一个事实——女人是人,但不是男人,可又不得不是男人。这样的女性,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,绝不是孤例,而是广泛存在于我们的文化中。

四、 唯有理解和尊重,才能读懂女性

  尽管这本《她们》并不是一本女性主义的专著,但我们却能从中感受到一种女性主义的视角。作为一位男性作家,阎连科坦言,写作这本书并没有什么挑战,虽然此前他并没有专门研读过女性主义的著作,他说,“充分的理解和尊重女性就是一切,有了这份尊重,这本书就写起来没有难度了。”

  或许,阎连科笔下的她们并不是真实的她们,而仅仅是被理想化的她们。然而,从这种理想化的善意书写中,我们可以看到阎连科对女性的尊重与谦卑,甚至还有歉疚。

  他的一生,可以说是不断挣脱故乡的一生。而在这个艰难挣脱的过程中,每一步都有“她们”所作出的牺牲,放弃读书的二姐,接受退婚的相亲对象,还有匆忙接受结婚的妻子……幸运的是,“她们”的牺牲,都被阎连科感知到了。在《她们》中,我们能够看到他对往事真诚的羞愧,也有当下做出的尽力弥补。


  在书的尾声,阎连科写到了自己的孙女,爷孙俩在在紫竹园里闲逛着,小人儿口里说出了“要和爷爷结婚”的幼稚言语。而这新一代的女性,将来会有怎样的人生呢?

  “车轮流水,曲伸皆可,宛若日出、白云和虹都常年留挂人间了。”

  日升日落,时光流转。一代人退场,就有新一代登场。希望无论是“作为女人的人”,还是“作为人的女人”,女人首先能够被当做人来理解和尊重,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好。

  此文章(图片)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。

排版:杨春雨

责编:杨春雨

校对:张军围

审核:春  霞


相关推荐

版权所有:内蒙古大学创业学院(图书馆) 蒙ICP备2021002537号-1  蒙公网安备15010402000475号 网站建设:国风网络   
电话:0471-4996530 地址:呼和浩特昭君路24号 网址:tsg.imuchuangye.cn

内蒙古大学 内蒙古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内蒙古工业 内蒙古农业大学 内蒙古科技大学 内蒙古财经大学 内蒙古科技大学 内蒙古大学交通管理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