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内蒙古大学创业学院(图书馆)官方网站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服务 > 借阅服务 > 推荐

《人生很短,做一个有趣的人》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09-11 浏览次数:2316次
字体大小: 关闭

只有懂得生活的人,才是幸福的人。只有在平凡生活中,发现世界的美好的人,才能在短暂而平凡生命中,做一个有趣的人,让生活变得有情、有趣,发现世间妙趣与美好的一切。

《人生很短,做一个有趣的人》

汪曾祺

作者简介

汪曾祺(1920年3月5日—1997年5月16日),江苏高邮人,中国当代作家、散文家、戏剧家、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。被誉为“抒情的人道主义者,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,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。”汪曾祺在短篇小说创作上颇有成就,对戏剧与民间文艺也有深入钻研。作品有《受戒》《晚饭花集》《逝水》《晚翠文谈》等。

1935年秋,汪曾祺初中毕业考入江阴县南菁中学读高中。1939年夏,从上海经香港、越南到昆明,以第一志愿考入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。1950年,任北京市文联主办的《北京文艺》编辑。1961年冬,用毛笔写出了《羊舍一夕》。1963年,发表的《羊舍的夜晚》正式出版。1981年1月,《异秉》在《雨花》发表。1996年12月,在中国作家协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推选为顾问。

1997年5月16日上午10点30分,汪曾祺因病医治无效去世,享年77岁。

作品简介

本书是备受推崇的“生活家”汪曾祺散文精选集。选取了其最为经典的70余篇散文代表作,一本书阅尽汪先生毕生作品精华。汪先生的文字隐约如有魔性,因此容易让人着迷。让人心有触动的是其对生活的非凡热爱,寻常小事都能引起他的好奇,并以看似平实随意、其实精致优雅的笔调记述;体察得细致,活得有情趣,他的字到何处,何处便意趣盎然。


只有懂得生活的人,才是最幸福的人。只有在平凡生活中,发现世界的美好的人,才能在短暂而平凡生命中,做一个有趣的人,让生活变得有情、有趣,发现世间妙趣与美好的一切。

作品鉴赏

人到极其无可奈何的时候,往往会生出这种比悲号更为沉痛的滑稽感。

在黑白里温柔地爱彩色,在彩色里朝圣黑白。

都说梨花像雪,其实苹果花才像雪。雪是厚重的,不是透明的。梨花像什么呢——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。

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,不是怀人,不是思乡。

山家除夕无他事,插了梅花便过年。


你说我在做梦吗。人生如梦,我投入的却是真情。世界先爱了我,我不能不爱它。只记花开不记人,你在花里,如花在风中。那一年,花开得不是最好,可是还好,我遇到你;那一年,花开得好极了,好像专是为了你;那一年,花开得很迟,还好,有你。

赏花赏到气息,氛围,情怀。隔江看花,隔窗听雨,隔着人世中一层一层占有的标签,轻启那古旧又明润的光。如同,浴一回月光,落两肩花瓣,踏一回轻雪,活着,走着,看着,欣喜着,却没有患得患失的心情。

初阳照积雪,色如胭脂水。

无聊是对欲望的欲望,我的孤独认识你的孤独。

我们这个民族,长期以来,生于忧患,已经很“皮实”了,对于任何猝然而来的灾难,都用一种“儒道互补”的精神对待之。这种“儒道互补”的真髓,即“不在乎”。这种“不在乎”精神,是永远征不服的。

莲花池外少行人,野店苔痕一寸深。浊酒一杯天过午,木香花湿雨沉沉。

如果你来访我,我不在,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,它们很温暖,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。它们开得不茂盛,想起来什么说什么,没有话说时,尽管长着碧叶。

写小说就是要把一件平平淡淡的事说得很有情致(世界上哪有许多惊心动魄的事呢)。写一般文章也该如此。要把一件事说的有滋有味,得要慢慢地说,不能着急,这样才能体察人情物理,审词定气,从而提神醒脑,引人入胜。急于要告诉人一件什么事,还想告诉人这件事当中包含的道理,面红耳赤,是不会使人留下印象的。惟悠闲才能精细。不要着急。

四围山色临窗秀,一夜溪声入梦清

山家除夕无他事,插了梅花便过年。

隆冬风厉,百卉凋残,晴窗坐对,眼目增明,是岁朝乐事。


如果平日留心,积学有素,就会如有源之水,触处成文。否则就会下笔枯窘,想要用一个词句,一时却找它不出。语言是要磨练,要学的。

我所谓的"清香",即食时如坐在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好想尝尝

一个人口味最好杂一点,耳音要好一些,能多听懂几种方言。口味单调一点,耳音差一点,也不要紧,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。

我觉得一个现代化的,充满人情味的家庭,首先必须做到“没大没小”。父母叫人敬畏,儿女“笔管条直”最没有意思。儿女是属于他们自己的。他们的现在,和他们的未来,都应由他们自己来设计。一个想用自己理想的模式塑造自己的孩子的父亲是愚蠢的,而且,可恶!另外作为一个父亲,应该尽量保持一点童心。

“我有一好处,平生不整人。写作颇勤快,人间送小温。或时有佳兴,伸纸画芳春。草花随日见,鱼鸟略似真。唯求俗可耐,宁计故为新。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。君若亦欢喜,携归尽一樽。”

我写这篇随笔,用意是很清楚的。第一,我希望年轻人多积累一点生活知识。古人说诗的作用:可以观、可以群、可以怨,还可以多识于草木虫鱼之名。这最后一点似乎和前面几点不能相提并论,其实这是很重要的。草木虫鱼,多是与人的生活密切相关。对于草木虫鱼有兴趣,说明对人也有广泛的兴趣。第二,我劝大家口味不要太窄,什么都要尝尝,不管是古代的还是异地的食物,比如葵和薤,都吃一点。一个一年到头吃大白菜的人是没有口福的。许多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的蔬菜,比如菠菜和莴笋,其实原来都是外国菜。西红柿、洋葱,几十年前中国还没有,很多人吃不惯,现在不是都很爱吃了么?许多东西,乍一吃,吃不惯,吃吃,就吃出味儿来了。

沈先生谈及的这些人有共同特点。一是都对工作、对学问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;二是为人天真到像一个孩子,对生活充满兴趣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永远不消沉沮丧,无机心,少俗虑。闻多素心人,乐与数晨夕。

一定要爱着点儿什么,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。

林徽因死后,有一年,金先生在北京饭店请了一次客,老朋友收到通知,都纳闷,老金为什么请客,到了之后,金先生才宣布:今天是徽因的生日

世间最为普通的事物,平中显奇,淡中有味。

豆腐点得比较老的,为北豆腐。点得较嫩的是南豆腐。再嫩即为豆腐脑。比豆腐脑稍老一点的,有北京的“老豆腐“和四川的豆花。比豆腐脑更嫩的是湖南的水豆腐。豆腐压紧成型,是豆腐干。卷在白布层中压成大张的薄片,是豆腐片。东北叫干豆腐。压得紧而且更薄的,南方叫百页或千张。豆浆锅的表面凝结的一层薄皮撩起晾干,叫豆腐皮,或叫油皮,我的家乡则简单地叫做皮子。

四月二日。月光清极。夜气大凉。似乎该再写一段作为收尾,但又似无须了。便这样吧,日后再说。逝者如斯。

语言本身是艺术,不只是工具。写小说用的语言,文学的语言,不是口头语言,而是书面语言。是视觉的语言,不是听觉的语言。

现在,这里是日常生活。人来,人往。公共汽车斜驶过来,轻巧地进了站。冰糖葫芦。邮筒。鲜花店的玻璃上结着水气,一朵红花清晰地突现出来,从恍惚的绿影的后面。狐皮大衣,铜鼓。炒栗子的香气。

四方食事,不过一碗人间烟火。

世间万物皆有情,难得最是心从容。

缅桂盛开的时候,房东和她的一个养女,搭了梯子上去摘,每天要摘下来好些,拿到花市上去卖。她大概是怕房客们乱摘她的花,时常给各家送去一些。有时送来一个七寸盘子,里面摆得满满的缅桂花!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,不是怀人,不是思乡。

人不管走到哪一步,总得找点乐子,想一点办法,老是愁眉苦脸的,干嘛呢!

豌豆的嫩头,我的家乡(高邮)叫豌豆头,但将“豌”字读“安”。云南叫豌豆尖,四川叫豌豆颠。我的家乡一般都是油盐炒食。云南、四川加在汤面上面,叫做“飘”或“青”。不要加豌豆苗,叫“免飘”;“多青重红”则是多要豌豆苗和辣椒。吃毛肚火锅,在涮了各种荤料后,浓汤之中推进一大盘豌豆颠,美不可言。

小时读《板桥家书》:“天寒冰冻时暮,穷亲戚朋友到门,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,佐以酱姜一小碟,最是暖老温贫之具”,觉得很亲切。郑板桥是兴化人,我的家乡是高邮,风气相似。这样的感情,是外地人们不易领会的。炒米是各地都有的。但是很多地方都做成了炒米糖。这是很便宜的食品。孩子买了,咯咯地嚼着。四川有“炒米糖开水”,车站码头都有得卖,那是泡着吃的。但四川的炒米糖似也是专业的作坊做的,不像我们那里。我们那里也有炒米糖,像别处一样,切成长方形的一块一块。也有搓成圆球的,叫做“欢喜团”。那也是作坊里做的。但通常所说的炒米,是不加糖黏结的,是“散装”的;而且不是作坊里做出来,是自己家里炒的。

映时春有雪花蛋,乃以蛋清,温猪油于小火上,不住搅拌,猪油与蛋清相入,油蛋相融,洁白有亮光。

推荐理由

三毛与荷西刚到撒哈拉沙漠中的小家时,两个房间比现在的毛坯房还简陋。大的有20平米左右,小的只能放下一张床。

厨房有一个污黄色裂了的水管,还有一个水泥砌的平台。水泥地高低不平,没涂石灰的墙,接缝处裸露着水泥。灯泡上停满了密密麻麻的苍蝇,墙的左角上有个缺口,不断的往里灌风。


虽然有些失望,三毛还是认真告诉荷西:“很好,我喜欢,真的,我们慢慢来布置。”

当天他们就去镇上置办了一些日常用品,回家的路上就地取材,把别人不要的木箱捡回当沙发。

布,放着母亲寄来的细竹廉卷,墙上贴着中国书法,挂着棉纸糊灯罩,还有陶土的茶具,朋友寄来的书籍。

三毛说:“这样的家,才有了精益求精的心情。”

可是对于精神世界丰富,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的三毛来说,这样的家还是少了点什么。

于是,她给书架涂上了油漆,去垃圾场捡废弃的轮胎,做成一个坐垫。捡深绿色的大水瓶,插上野地荆棘。把汽水瓶用油漆涂上印第安风格的图案。把捡来的骆驼头骨摆在书架上做装饰。又让荷西做了一盏风灯。

她甚至在夜里,悄悄爬进总督的院子去挖花。因为对她来说,家里不能没有绿植。

三毛可以忍受物质上的匮乏,但不能忍受精神上的贫瘠。

最后,三毛的小家被她用心布置成了沙漠上的绿洲。邻居、荷西的同事、国外来的记者都纷纷抢着去参观这座艺术“殿堂”。

一个有趣的人,内心一定是丰盈充足的,不论在什么样的处境下都可以把生活经营成一首诗,在苦闷的日子里,笑出声来。

张岱有名言说:“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;人无痴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气也。”

用汪曾祺自己的话说就是,生活中,一定要爱着点什么,它让我们变得坚韧,宽容,充盈。

汪曾祺爱吃,用现在的话来形容,他是个标准的“吃货”。爱吃的人大都不仅会吃,也很会做。

汪曾祺有几样拿手的菜,而且在朋友之间还有点名气。

其中有一道是煮干丝。本是一道扬州名菜,不过原来这道菜比较清淡,只用鸡汤。

汪曾祺却在“汪氏煮干丝”里添加了冬菇、干贝、海米、虾子、鸡丝来提味儿,味道更醇厚。

“汪氏煮干丝”一经问世就得到很多好评,可见创新也是源于热爱和投入。


一次,他受作协之托在家中招待美籍华人女作家聂华苓,就做了这道菜,结果客人把碗里的最后一点汤汁都喝的干干净净。

然而汪老自己说:“华苓是湖北人,年轻时是吃过煮干丝的,但在美国不易吃到,我做这个菜是有意逗引她的故国乡情!”

汪老说:“所为吃货,不过是太爱这个世界”。

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连请客吃饭也是洞察人情的,总能站在对方的角度让人舒心。

一年四季,我的妻子有不同的菜谱,春天多吃炒蒜叶,夏天多喝老鸭汤,秋天要多吃木耳和萝卜,冬天吃暖和的羊肉锅...

早上的粥里要加一勺子黑芝麻,补钙最好。煮饭时加一把杂粮,健康又好看。

朋友来家里做客,问妻子怎么这么厉害。妻子总说只要用心,都能做得好。

愿意为家人付出的这份爱,才让妻子做的每件事都看起来那样的美好,我们过得才会那样的舒心。

说到底,一个人有趣的终极原因是他有爱。爱人,爱生活,爱生命。

汪老说:世界先爱了我,我不能不爱它。

爱这个世界的人,可以让废墟里长出花。


如果一个人的生命底色是有趣,无论遇到怎么样的境遇,他都不会慌张。

汪曾祺一生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和挫折,但他始终能在这些不如意的生活中发现趣味和美。

离开大学后,汪老在中学当老师,认识了一生挚爱——施松卿。那个时候连饭都吃不饱,但他们依然能“穷乐呵”。

施松卿捡了一匹马,汪老多年后回忆起她牵马散步的那一幕时说:

“一个文文弱弱的年轻女子,在黄昏的天色中牵着一匹高高大大的马在郊外漫不经心地散步,漂亮极了。”

因为拥有有趣的爱心,看夕阳都是好的。萧伯纳说:在享受人生乐趣方面,有钱和没钱的差别微乎其微。

汪曾祺如此,我们熟悉的那个“采菊东篱下”的陶渊明亦如此。

陶渊明看透官场的黑暗,辞官归隐后,和妻儿过起了每日晨出夜归,披星戴月地劳作、“躬耕自资”的生活。

后来突然遭遇了一场火灾,烧毁了所有家当,他们被迫搬家,生活流离失所。

然而就是在这样饥寒交迫、食不果腹的日子里,陶渊明依旧晨曦、日落时吟诗弹琴,生活的苦难丝毫影响不了他的雅兴。

没钱买酒时,陶渊明就自己酿酒。人居陋室,往来却是高人。清琴横床,乐声无声胜有声。浊酒半壶,却能尽兴而归。

人一辈子酸甜苦辣,甜的时候少,而拥有苦中作乐,豁达的心很重要。

汪老说啊,人不管走到哪一步,总得找点乐子,想一点办法,老是愁眉苦脸的,干嘛呢!

一个有趣的人定有真性情。

汪老在写《人间草木》里,有一段描写栀子花,读者听着快意又暗爽:

栀子花粗粗大大,又香得掸都掸不开,于是为文雅人不取,以为品格不高。

栀子花说:"去你的,我就是要这样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管得着吗!"

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,这种洒脱,让人羡慕更让人向往。

这一类的人大都活得通透,从不被世俗所缠累。

“老顽童”画家黄永玉,90岁那年,国家博物馆为他举办个人作品展,几个收藏家一见面就热情地喊他黄大师。


他却一点也不领情,当场一拉脸,“毕加索、吴道子才算大师,我算什么大师?如今真是教授满街走,大师多如狗!”

真正的大家,从来不在乎虚名、也不在乎虚礼。凡是来虚的,通通怼回去。

有趣不是沽名钓誉的与世为敌,有趣是如日中天时仍敢于遗世而独立。

《德卡先生的信箱》中有一句话:

日常都是很无趣的,有趣的是你。

尽管我们都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一切还是原样:

上班高峰的地铁还是会拥挤不堪,早点摊的味道还是那样一成不变,孩子还是会又哭又闹不愿意起床,工作还是会摞成一堆。

但是我们仍然需要用有趣的态度,去体悟生活中那些不易被发掘的乐趣。

生活本身就摆在那里,它呈现出什么样,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心态。

即便只有一个人的时候,也要认认真真地煎一块牛扒,精心摆盘,挤下柠檬汁,悠然享用一番;吃完再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好好享受周末暖阳里的下午茶。

就算普通的朋友聚会,也要扮靓出席,也许你的一个小改变就能让生活变得摇曳生姿。

正如王小波所说:

“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”。


相关推荐

版权所有:内蒙古大学创业学院(图书馆) 蒙ICP备2021002537号-1  蒙公网安备15010402000475号 网站建设:国风网络   
电话:15648186098 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玉泉区万顺街80号 网址:tsg.imuchuangye.cn

内蒙古大学 内蒙古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内蒙古工业 内蒙古农业大学 内蒙古科技大学 内蒙古财经大学 内蒙古科技大学 内蒙古大学交通管理学院